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
首页 >> 文化 >> 文艺作品 >> 散文 >> 正文

渡口情思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9-14 11:39

  羁旅之人,谁不思念自己的故乡!

  乡友用微信给我发来一座青山、一泓清流、一叶扁舟的几张彩色老照片,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故乡的渡口!他卖了个关子,想邀我回去看看,我怦然心动,一锤定音,相约自驾游至县城,弃车步行,重走童年路,亲近那久违了的渡口,寻觅童年的遗梦,看看那满河的童话,彩色的梦幻还在么?
  故乡,背靠隽水河,三面环水,一面被幕阜山阻隔。数十个村庄和一片平畴的田畈依偎在水的怀抱中。渡船成为故乡与外界联系的纽带,渡口造化出一道独特的风景。
  从我记事起,就听着船橹咯吱咯吱的声音,跟随排着长队的过渡人,乘船过渡到河对岸的集巿——乌龟石,买煤油,打酱油。这是我最早见到的最繁华的地方。集市有粮库粮店、供销社、裁缝铺、铁匠铺……一条北上武汉,南下长沙的省级沙子公路从集巿穿过,并设有站点。集市车来人往,喇叭声声,颇有几分城市的喧嚣。据县志记载,乌龟石曾立有龟石大碑,远望欲动,熠熠发光。不知何时被贼人盗走。虽说碑石不在,却名声远扬。也许乌龟石渡口沾了它的灵气,渡船风雨无阻,平平安安,从没出现沉船翻船的事故。
  我每次渡河返岸,习惯坐在牛筋草密密匝匝的河堤上,呆呆地望着熙熙嚷嚷、人来人往的过渡人,望着那条悬系苍生,从此到彼、从彼到此,穿梭在两岸的扁舟。我不知渡口起为何时,也不知渡船为何这么轻巧,只知道这里热闹,有看不够的风景。河堤下洁白的沙滩,细沙绵绵,柔软得像少女的肌肤。它连绵不断,宛如一条银色的长龙,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沙坡缓缓,从河堤边一直斜延到水边。大大小小、圆圆滑滑的河卵石,或露出水面咬住了沙滩,或埋头水下掀起浪花。沙水相连,水石相依,浑然一体。银沙的衬托,卵石的幽秘,碧水的拂弄,清风的飘逸,渡船的灵动,静动相生,别有洞天。上苍呀,你为何要赐给故乡这么一幅天然的醉美画卷?!
  水涨时,浊浪翻滚,奔腾不息,渡船双桨摆开,像一只戏水的天鹅,翩然游弋;水退后,一泓碧水,澄蓝透底,篙头轻轻点岸,渡船似风筝一样飘动。去县城上中学的一帮少男少女,在渡口边停下了脚步,抓起一把薄薄的河卵石,打出一串串浪花飞溅的水漂,散发出追梦的气息。准备远行的年轻人,用手挖出一个个沙坑,浸岀来的浊水一变清,争先恐后地牛饮起来,他们要把乡愁记在心上。一顶顶大花轿,把河对岸的新娘子抬过来,把河这边出阁的大姑娘抬过去,花轿一上船,摆渡人故意摇晃着双脚,让它颠起来,引得新人一声尖叫,满船的欢笑。
  一位放牛的老爷爷,指着那些穿着中山装,上衣口袋里插着水笔,手提皮箱的过渡人,笑眯眯地对我说,只有渡过这条河,走向远方,才能见到大世面,干出大事来。
  我迎着初升的太阳,乘着那叶扁舟,越过隽水河,朝远方走去。不知翻越了多少崇山峻岭,走过了多少僻静的村庄,经过多少喧闹的都市,来到了东海前哨,来到西南边疆的沙场,辗转落脚过多个城市。每当我跨过长江、黄河,或看到一河清流,便想起故乡的渡口与渡船。
  特别想家的时候,我回来了。一踏入渡口,渡船朝我轻轻摇来。故乡的渡船啊,它在告诉我,世界上最远的是路,最近的是心,渡船的心始终属于岸,属于不离不弃的岸。羁旅之人,何不与渡船一样呢?不管你走多远,心属于故乡,故乡就是永远离不开的岸!
  每次回来,故乡都发生着意想不到的变化。青砖瓦房不见了,蜿蜒似龙的小溪不见了,弯弯曲曲的小路不见了。乡村公路把各村各组联成网,一条大路另辟蹊径,绕过渡口直通县城。我已记不清多少年没有从渡口走过了。
  今天,我的脚步刚一踏入渡口,时空瞬间转换,仿佛迎来了岁月的沧桑,渡口有一种难言的凄凉感。河水还似昔日一样时急时缓地流淌着,可怎么也看不见水下的沙石,鱼虾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那梦幻般的沙滩没有一点踪迹,挖沙机留下的坑坑洼洼,陷阱坑道正在修复,倒是刚长出的嫰绿小草,让人看到了一线新的希望。渡船虽然冷落了,但拖儿带女的年轻妈妈,步履蹒跚的老人,三三两两,来来往往。河对岸就是她们的娘家,有他们的亲朋好友,近在咫尺,直线过河,不是搞有氧运动,仅是为省钱省时,因为他们多为贫困人口。年轻的摆渡人告诉我,现在的渡船是扶贫济困渡船,是电话渡船。政府拔款买的动力铁壳船,安全快捷,往返只收两块钱的油料费。摆渡人若不在船上,一个电话火速赶到。话没说完,他的电话响起,他的老父亲准备过来换班啦。恍惚间,一股清爽的河风扑面而来,我的忧愁随风消散。
  夕阳的残照从渡口悄悄褪去,暝色四合,渡口的景色模糊了。渡船朝我们快速驶来,心中涌起一股酸楚。故乡啊,我又要远离你了,我多么想在沙滩上留下一双脚印,多么想补拍一张儿时玩沙戏水的照片,多么想挖个沙坑,多么想把甘甜的故乡水牛饮个够。可是,又多么的令人失望啊。那洁白如绢,连绵似龙的银色沙滩什么时候重现呢?晶莹透亮的河水什么时候还原呢?故乡的渡船呀,你能告诉我吗?(陈晓明 (市直))

编辑:liuhuafang

上一篇:
下一篇: 通山包坨赋

咸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咸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咸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咸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咸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 【政务】省委书记点赞咸宁这一家四代人接力事迹
    【政务】省委书记点赞咸宁这一家四代人接力事迹!
  • 【风纪】市纪委发出通知要求:坚决纠正中秋国庆
    【风纪】市纪委发出通知要求:坚决纠正中秋国庆期间“四风”问题
  • 【政务】丁小强在全市推进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监督
    【政务】丁小强在全市推进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监督网试点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坚持问题导向 加大推进力度
  • 【公示】2018年咸宁市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第二批
    【公示】2018年咸宁市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第二批拟聘用人员公示
  • 【政务】丁小强主持市精准扶贫全面小康建设指挥
    【政务】丁小强主持市精准扶贫全面小康建设指挥部今年第2次专题会商会,重点研究这些议题。

欢迎访问咸宁网,扫描二维码,
下载咸宁日报APP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