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
首页 >> 文娱 >> 文艺作品 >> 小说 >> 正文

纸盒里的缘份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6-09-29 16:24

  七点刚过,天香路上便开始热闹起来。

  这是一条宽宽的马路,能行四车道,可现在全塞满了车。两名年轻的交警挥舞着双手,阻挡着见缝插针的小车。不时有司机降下车窗,伸出脑袋大叫着,猛力按响喇叭。

  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手里端着一碗热干面,一边闪避行人,一边“哧溜哧溜”大口吃着,不到五分钟便消灭完了一大碗。

  年轻人顺手把纸碗塞进了路边的垃圾箱,几步跨上了台阶,对着橱窗上的玻璃整了整仪容。

  洁白的衬衣扎在黑色的长裤里,一条蓝白相间的斜纹领带一丝不苟地系在胸前。年轻人略显黝黑的脸上,高鼻大眼,方嘴厚唇,目光沉静,看上去显得很温和。

  年轻人调皮的对着玻璃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马小帅,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加油!”

  暗地里给自己鼓完劲后,马小帅打开了建行天香支行的门。乘着离上班还有一盏茶的功夫,马小帅将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末了,照例捧出一个小纸盒郑重地放在了自己的工作台上。

  “小帅!”网点经理邹大姐穿着整齐的工作服走进来。

  “小帅,你还是把这个纸盒放下去吧,不要显得特立独行,好不好?”

  马小帅搔了搔头,憨憨一笑。“邹姐,没事的,时间长了,大家就习惯了。”接着又献宝似的从纸盒里掏出一张纸条,这是一张印有字迹的旧纸片,背面写着两个字“谢谢”。纸条上的字歪歪扭扭的,但一笔一划却显得很认真。

  “邹姐,这是我收获的第一份感谢,就冲着这两个字,就值得我继续做下去!”马小帅眼睛里充满了光芒。

  邹姐眼神复杂的看了看马小帅,没有再说话。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马小帅收拾好东西正准备下班,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提着一个大袋子慢慢走了进来。

  “阿姨您好,请问办什么业务?”马小帅习惯的问了一声,却发现阿姨是脚背贴地一瘸一拐地走着。

  看到阿姨艰难行走的样子,马小帅赶紧上前搀扶住她。

  “小伙子,谢谢你”。阿姨微笑看着马小帅。“我想把这袋子钱开个户存起来,可是走了两家银行,那柜台里的小姑娘都不愿意收下。”

  马小帅接过袋子一看,“呀!”里面全是壹角、贰角的纸币。也不知这些纸币都是从哪个泥地里打了个滚,黑乎乎不说,还散发出一股怪味。

  马小帅环顾四周,同事们都低着头忙东忙西,心里暗叹了一声。“阿姨,您先喝杯水,我这就给您清点一下。”

  马小帅将袋子里的钱倒进了塑料篮里,一张一张、一角一角的清点起来。

  中年妇女捧着一杯热茶,心里暖暖的。

  “总算清点完了!”一向自认为还算强壮的马小帅狠狠做了个扩胸动作,就听见后颈脖子关节发出一阵咯吱声,过于僵直的身体让他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小伙子!”阿姨着急的叫了一声。“你没事吧?”

  马小帅微笑着送上一个安心的眼神。“阿姨,您这些钱里有壹角面额纸币215张、贰角面额纸币311张、伍角面额纸币174张,一共700张,总额170.7元。按照银行的规定,要收10元钱服务费。”

  “什么?哪有存钱还要收费的道理?!你们领导在不在?我找他投诉!”没想到马小帅话音刚落,阿姨就急了,拍着柜台高声质问。

  马小帅顿时羞红了脸,这是他头一遭被客户质问,一时间急得直搓手,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姐,您消消气,听我给您解释。”邹姐走到中年妇女身边,春风细雨般将银行的相关规定娓娓道来。中年妇女的怒火慢慢平息了。

  邹姐示意了马小帅一眼,马小帅眼疾手快的将清点好的零钞一捆捆扎好,迅速办好了存款手续。

  “对不起,阿姨,今天是我工作没做到位,没有事先给您解释清楚。”马小帅憨憨的笑着说。

  中年妇女接过存折准备离开,马小帅看着她艰难的步履,犹豫了一下便追了出去。“阿姨,我正好下班了,我送你一程吧!”

  马小帅将中年妇女扶下台阶,又扶着她走过马路。

  马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又到了高峰期。马小帅侧着身子扶着中年妇女,口里不停地说着“请让一下”。汗水湿透了马小帅洁白的衬衣。

  马小帅顶着人流一直将中年妇女送到天香实验小学门口。

  “我到了”中年妇女轻声说道。

  “啊!阿姨再见!”马小帅长吁了一口气,这才觉得腹中空空,肚子发出一阵“咕咕”乱叫。

  中年妇女看着马小帅远去的背影,口里念叨着他工装上的名字:“马小帅!”

  第二天,马小帅正在柜台前忙碌,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

  “小马,请帮我存一下。”中年妇女给马小帅一个厚厚的信封。

  马小帅接过一看,信封上印着相邻一家银行的行名。

  “阿姨,您这次想办什么业务?”马小帅拿着厚厚的信封,掂量出了它的份量。

  “小马,我特意一大早从隔壁银行把定期取出来,转存到你这里,算是阿姨支持支持你的工作吧。”中年妇女说。

  “阿姨,您这样会损失一些利息吧?”马小帅颇有些意外,没想到连10元小额零币服务费都不舍得掏的阿姨,却宁愿损失一笔定期利息将钱转存过来。

  “这没什么,我觉得你这个小伙子人挺好的,相信你们这样的银行肯定也错不了!”中年妇女伸出大拇指夸道。大厅里其他客户纷纷围了过来,中年妇女连珠炮似的将马小帅热心帮她的事说了一遍又一遍。

  马小帅站在一旁,被大家赞许的眼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摇着手说:“我没阿姨说的那么好。”

  从这天起,中年妇女每个月都要来天香支行存上一千元。来到大厅总是第一个找到马小帅,担任大堂助理的马小帅都会迎上前去,待她办完业务,再搀扶着她,送她到实验小学门口。一来二去,马小帅便知道了中年妇女家里很多事情。

  中年妇女姓牛,丈夫是实验小学的老师,不幸早逝,她含辛茹苦养大一个女儿,生活非常艰难。牛阿姨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参加了支教活动,三年期满不久就要调回天香市实验小学,继续她父亲未完成的事业。说起女儿,牛阿姨无比骄傲。女儿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对自己非常孝顺,每个月都要汇来一千元钱。牛阿姨平常靠捡废品和一点抚恤金过日子。

  马小帅知道牛阿姨家的情况后,对牛阿姨更加同情了,有什么力气活都主动上门帮她。

  附近居民都知道天香支行有个热心热肠的小伙子,有事没事都爱找天香建行的马小帅。

  逢到马小帅不当班的时候,柜台上的小纸盒里便多了不少客户找他帮忙的纸条。还有李大妈的感谢信,何大爷的表扬信……

  马小帅正在清点小纸盒里的纸条,邹姐急冲冲走过来,面带难色,口里不停地说道:“这个堡垒还真难攻克!”

  马小帅看到邹姐为难的样子,脱口而出道:“有事找小帅呀!”

  “你?”邹姐停住了脚步,上下打量着马小帅。

  马小帅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邹姐,对不起,我说习惯

  了。”

  “没事,没事,我正好想开个‘诸葛亮会’,发挥大家的智慧,你既然毛遂自荐了,我就先与你说说。”邹姐把烦心事说了一遍,接着把手一摊:“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马小帅脑子飞转,一个又一个人名在他脑海闪过,就在邹姐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一个老人的影像停留在他眼前。

  “有了!就是他!”

  “谁?”

  “何大爷!”

  天香方向机有限公司在天香市鼎鼎有名,产品远销海外,利润稳居全市前三甲,一直是全市各大银行眼里的香饽饽。可是,这家公司自恃资金实力雄厚,嫌弃银行贷款手续繁琐,从未与任何一家银行发生过信贷关系,不知多少银行的业务经理踏破了门槛,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是银行业务经理们眼中“难以攻克的堡垒”。邹姐也想试着联系公司负责人何总,却没想到连何总的面都没见到,就被秘书小姐轻轻挡在了门外,碰了一鼻子灰。

  “小马,难道何大爷是何总的……”邹姐将到嘴边的两个字又咽了回去,她不相信工作时间不长的马小帅怎么就能认识何总的父亲。

  马小帅肯定的点了点头,将自己如何认识何大爷的经过说了一遍。

  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马小帅照常在柜台前办理业务。一个老大爷冒着雨急匆匆跑了进来,一边打着电话的手还不停颤抖,一个劲催促马小帅赶紧为他办理汇款。

  马小帅感到了异样,迅速将几个不相干的词汇连在了一起:老人——电话——汇款!难道这位老人遭遇了电话诈骗?

  马小帅手里的动作不由得慢了下来。

  “哎,你能不能快点,我有急事!”老大爷着急上火没有好脸色。

  马小帅迅速查了一下老大爷要汇款的账号,是省外账号。马小帅更加肯定老大爷是遇到骗子了。

  “怎么办?难道任凭老大爷上当受骗?”马小帅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最后决定提醒他。

  马小帅从订在小纸盒边的一叠纸条上撕下一张,快速写下一行字,“您可能遇到了骗子,不要汇款!”

  老大爷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示意马小帅继续办理汇款手续。

  “30万!”马小帅看到老大爷填写的汇款单,心里着实吃了一惊。这可能是老大爷一辈子的积蓄。

  “不行!宁可弄错了挨批评,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大爷受损失。”马小帅压住了老大爷递过来的汇款单:“对不起,大爷,我得先给您家人联系一下再办理这笔业务。”

  老大爷听马小帅这样说,急怒交加之下,一挥手扫飞了柜台上的告示夹。马小帅躲闪不及,额头被告示夹划破,鲜血滴落在洁白的衬衣上,绽放出一朵朵红梅花。

  在联系家人未果的情况下,马小帅坚持等到警察到来,在警察的劝说和解释下,老大爷终于恍然大悟,后悔差点上当。

  “从那天起,何大爷就成了我大爷。”马小帅一时口快,把自己给绕了进去,逗得邹姐哈哈大笑。

  天香方向机有限公司何总最近肝火特别旺盛,牙疼的老毛病又犯了,真是“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从侧面看,何总的腮帮子已经明显肿了起来。何总强忍不适,召开会议研究收购一家公司股权的事宜。会议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现在的难题是急需在短时间筹集到一大笔收购资金。

  “怎么办?”何总捂着下巴独自坐在会议室里,盘算着如何从公司挤出这笔巨款来。

  “笃笃笃”,几声小心翼翼的敲门声传来,秘书小李探进头正要开口,何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她出去。小李却侧身打开了房门,让进来两个人。这让何总颇为恼怒,高举右手正要拍桌子,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怎么?连你老子也进来不得?”

  “啊!爸,您怎么有时间过来?”何总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何大爷拉过马小帅,笑眯眯地说:“这就是帮我大忙的小伙子,听他说有公事找你,我便带他过来,你的门槛可是有点高哟!”

  “噗嗤”,马小帅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没想到何大爷也挺逗的。

  何大爷介绍完马小帅,便到贵宾室喝茶去了。

  马小帅还未开口,何总便将手一抬说道:“小马,你帮助我父亲的事是私事,私下里我怎么感激你都不为过。但公事莫提也罢。”

  马小帅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还是从手提袋里拿出了一份材料递给了何总。“根据您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资金需求情况,我们天香建行为您的公司量身制定了一套详细的金融服务方案,正可以解决贵公司资金不足的问题。”

  眼前这个小伙子镇定自若的样子令何总暗中称赞,不过他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反而端起了茶杯和小帅颇有兴致地聊起了茶道。

  临走时,何总递给马小帅一张名片。

  邹姐对何总的名片如获至宝,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又看,就像在欣赏一幅大师的绘画作品。

  “好,好,小帅,这事干得不错,‘堡垒’已经打开了一个口子,下面就要我们加大火力了,争取早点将‘堡垒’攻克下来!”说完,邹姐乐悠悠的走出了大厅找行长去了。

  建行天香支行乐行长三十多岁,个头高大健朗,圆圆的脸和一双笑眯眯的眼睛,让他显得特别有亲和力。乐行长来天香市时间不长,但天香支行的业绩芝麻开花节节高。乐行长眼光看得更远了,他要让天香支行迅速占领先机,在市场份额上尽快实现保二争一。

  “行长!行长!有门了!”邹姐挥舞着名片急匆匆闯了进来。

  被打断思绪的乐行长心中稍稍有点不快,但他很快就将这种情绪驱散,沉稳地说道:“慢慢说,别急!”

  邹姐放低了声调兴奋地说道:“行长,有门了,天香方向机公司何总松口了,这是他的名片。”

  乐行长直起身子接过名片不停摩挲着。“嗯,都说何总的名片千金难得,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打开了局面,好,很好,要是攻克了这个‘堡垒’,你当记首功。”

  “行长,首功我可不能冒领,这名片是马小帅得到的,要记首功也应记他。”邹姐笑语嫣然。

  天香支行组织了一支攻坚团队,由乐行长亲自带领,直奔天香方向机公司。

  过了几天,首期一笔5000万的贷款顺利发放,支行中间业务收入、ETC签约大有收益。

  马小帅小纸盒里的纸条,从客户最初请他帮助解决问题,变成要帮他解决个人问题。这让马小帅喜也不是,烦也不是。

  “小帅,没想到有这么多人要给你介绍女朋友,看来邹姐我是没机会给你当红娘喽!你现在成了抢手货呢!”邹姐打趣道。

  “邹姐!你再取笑我,我就不让你看小纸条了!”马小帅脸皮子薄,经不住邹姐的言语捉弄。

  “好了,不说这些了。”邹姐强忍住笑,打开一张纸条。“咦?这是牛阿姨留下的,她让你帮她灌坛煤气。”

  下班后,马小帅没吃饭就骑上电动车往牛阿姨家赶。总算赶在煤气站未关门前为牛阿姨灌好了一坛煤气。当马小帅扛着煤气坛敲开牛阿姨家门时,一个美丽的身影让他眼前一亮。

  女孩身材高挑,小麦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充满健康活力的感觉。她穿着一套粉白色运动服,微卷的头发扎成一个轻松活泼的马尾辫,一脸自信俏皮的表情。

  看到马小帅扛着煤气坛进来,女孩以为是送气工,连声招呼“师傅辛苦了”,还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马小帅。

  “错了,错了!雅芳,这就是我常说的马小帅,不是送气工。”牛阿姨腿脚不方便,这会才从卧室里走出来。看见女儿付钱给马小帅,知道女儿误会,便笑着解释道。

  “啊,你就是马小帅,真是太感谢你了。不过你这样子还真不像送气工。刚才我还在想,哪里有这样帅气的送气工,简直可以气死鹿晗了,嘻嘻。”女孩活泼开朗,一点也不认生,才说上两句话便和马小帅成了朋友,“噼哩啪啦”说个不停,边说边笑,将自己支教中遇到的一些好玩的事情全说了出来。

  马小帅也不知怎么了,迷迷糊糊间坐在女孩对面,一面倾听,一面用眼角偷看女孩。

  牛阿姨看到两个年轻人很投缘的样子,心中一动,脸上的笑容开成了一朵朵菊花。

  马小帅见了雅芳第一眼,一颗心便扑扑乱跳,每天上班后第一件事便是翻找小纸盒,看看有没有牛阿姨请他帮忙的纸条,如果能与雅芳匆匆见上一面,这傻小子心里都能乐开花。

  这个小秘密很快就被邹姐识破了,邹姐直夸马小帅憨人有憨福,做好事“顺”回来一个美娇娘,真是划算啊!

  两个年轻人越走越近,感情急剧升温,都快要成棉花糖粘到一块了。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马小帅的爱情也将开花结果。

  支行的一纸调令却让马小帅不得不暂别雅芳,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去开拓新的市场。

  这里是一片新建设的工业区,因为征地拆迁,几乎一夜间便成就了数以百计的百万富翁。为了这一大块蛋糕,天香市各大银行都派出了精兵强将,个个摩拳擦掌。

  马小帅没来得及和雅芳招呼一声,便全力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甫一踏入工业区,马小帅就敏锐地觉察到了同行间竞争的激烈和残酷,常常是不同银行的员工围着同一个客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极力向客户推销自己的金融产品,弄得客户不知所措,上演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好戏。

  “这样做可不行!”马小帅一开始并没有掺和到同行抢夺客户的硝烟中去,他像一个沉着的指挥员,每逢战前都要仔细观察战场情况,牢牢记住同行们提出的金融产品,仔细研究它们的优劣势。同行们都没有将这个一言不发的小伙子放在眼里,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底线抛了出来。

  马小帅心中暗喜,悄悄拿出一个小本子记了起来。等大家散去,马小帅便立即回到工业区的办公室,掏出小本子细细琢磨。马小帅的眉头拧成了疙瘩,越拧越紧,慢慢地,眉头又舒展开来。临近天亮的时候,马小帅将所有资料都推开,美美地睡了一觉。

  一觉过后天已大亮,所有的疲劳都消失了。马小帅梳洗完毕,胸有成竹的骑车赶往吴大爷家。

  吴大爷是本地人,当了40年村支书,去年才从村支书岗位上退下来。吴大爷一心为公,在村民中享有较高的威望。

  只要做通吴大爷的工作,其他村民肯定会有样学样,数以亿计的拆迁款一定会妥妥的进入建行的保险箱。

  还未进门,就看到院子里停了一辆高级小车。马小帅赶紧闪到围墙后一看究竟。

  很快,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爷将两人送出大门。其中一个中年人和老大爷轻轻握了握手后就钻进了小车,另外一个年轻人还想说些什么,但老大爷并没理会,年轻人也只得悻悻地坐到了司机位上。

  “叭----叭”,年轻人按了两声喇叭以示告别,老人面色冷峻,不苟言笑,目送小车远去。

  “吴大爷,您好!”马小帅提着一袋水果不失时机地来到老人面前。

  老人摇了摇头,似乎是对马小帅的“骚扰”无可奈何,但还是将马小帅让进了屋。

  马小帅还未开口,老人便抬手说道:“小伙子,你别说了,这些天你们银行的员工轮番‘轰炸’,我耳朵里的老茧都增了几层。就在刚才,一家银行的领导也来做我的工作,希望我配合他们,被我拒绝了。虽然你们对工作的执着和热情很让我感动,不过我的钱也不多,而且还有大用,只能让你们白跑一趟了。这些水果你还是带回去吧。”

  马小帅没想到吴大爷这么干脆,直接就让自己准备的第一套方案“胎死腹中”,好在他还留了一手,正好抛出来。

  “吴大爷,您是老支书了,也是老先进,现在全国都在开展‘两学一做’专题教育,咱们天香市也在开展‘主题党日+’活动。这几天我在村子找了不少村民,却发现了一个很不好的苗头,如果不尽早制止,可能会影响到您这个先进村的名誉。”

  “哦?”吴大爷给马小帅倒了一杯茶,示意马小帅接着说。

  “吴大爷,现在大伙因为征地拆迁都有钱了,少则一百多万,多则几百万,可以说是一夜暴富。但不知您发现了没有?有不少村民面对突如其来的财富,却守不住‘钱袋子’,精神生活匮乏,手握财富却懵了,患上了典型的暴富‘高原反应’。更为糟糕的是,一些赌博公司看中了这里的‘商机’,用各种手段引诱大伙参与赌博。他们不但有专人服务,还提供专车将大伙拉到村外孤岛赌博。”

  “啊?有这事?”吴大爷大吃一惊,一拍大腿喝道:“听你这样一说倒提醒了我,怪不得前段时间有几户人家原本好好的夫妻却闹起了离婚,听说是因为男方借了高利贷。我当时就觉得纳闷,怎么刚领了补偿款就借钱,借的还是高利贷?原来都是赌博害的!”吴大爷显然对赌博公司深恶痛绝。

  马小帅趁热打铁进一步分析道:“吴大爷,一些没有参与赌博的老乡钱花得也过于铺张。有的立马买来50多万的名车;有的将钱放在毫无保障的非法集资人手里。老乡们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坐吃山空的!”

  吴大爷一把抓住马小帅的手急切地问道:“小马,依你看该怎么办?”

  马小帅竖起两根手指说道:“吴大爷,您先别着急,我已经想好了两条计策。”

  马小帅扳下一根手指说道:“第一,咱们村可与建行天香支行一起,共同开展金融知识普及教育,提高村民的理财观念,帮助他们树立合理的财富观、消费观。”

  “嗯,这一条可行。”

  “第二,建行推出了专门的拆迁理财计划,帮助村民做好资金规划,结合每位村民实际情况进行产品配置,引入国债、理财产品、保险等投资期较长的金融品种,解决村民以后可能面临的养老、医疗、子女教育等后顾之忧。”

  “好!”吴大爷又一拍大腿,兴奋的在堂屋里急走了几个来回。“不过,老乡们对你们建行的理财产品还不熟悉,要想他们立刻接受理财观念,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吴大爷一脸忧虑。

  马小帅智珠在握,端起茶杯一口气喝完,末了,他把嘴一擦微笑着说:“吴大爷,您在村里德高望重,只要您带头与建行签约,老乡们还不闻风而动?”

  “我?”吴大爷停住了脚步,轻轻叹了口气。“唉,小马,不是大爷我不愿乡亲们过得更好,也不是我不支持你的工作,实在是我的钱还有其他用处。”

  吴大爷的话让马小帅满腔希望都落空了。他强忍着失望问道:“吴大爷,我能知道您想把您的钱用在哪里吗?”

  吴大爷叹了口气道:“小马,相信你来的时候一定注意到了,咱们村除了小学以外都被工业区征用了,大家以后都住上了新房,可是通往小学的路仍然难行,特别是小河上的石桥年久失修,早已成了危桥,我多次到工业区请求重建石桥,但都无功而返。我这才想到干脆捐出自己的征地拆迁款,给孩子们重修石桥,了却我任村支书时一直没有完成的心愿!”

  “吴大爷!”马小帅紧紧握住老人的手,这是一双结满老茧又粗糙的手。“吴大爷,您这事暂不着急,我回去跟领导汇报一下,看有没有可能帮您想想办法。建行的社会责任就是服务大众,共享成就嘛!”

  马小帅告别了吴大爷,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建行,请乐行长拿主意。

  马小帅赶到天香支行时,乐行长正在主持迎接省分行领导来天香市检查指导工作的会议。会议直到临近下午6时才散,此时马小帅已经在会议室门外等了两个多小时。

  乐行长刚走出会议室,就看到马小帅一脸急色,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示意马小帅跟上来。

  借着在食堂休息的空闲,马小帅简略汇报了在工业区工作的情况及吴大爷的难处。乐行长摩挲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番笑着说道:“小马,你这个修桥的建议早一天或晚一天提出都有难度,因为支行也拿不出这笔修桥的钱。但今天正好有省行领导来,只要做通省行领导的工作,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和我一起去向省行领导汇报。”

  事情果然像乐行长预测的那样。省行领导听说援建学校,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求乐行长尽快拿出详细的报告,供省行领导回去研究。

  有了省行的批复和乐行长强有力的支持,马小帅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工业区的各个部门之间,跑设计方案、确定建桥地址,联系施工单位。一圈下来,马小帅更瘦了,也更黑了,但一双眼睛却更亮了。

  马小帅一连十几天吃住在工业区,没顾得上联系雅芳,时间一长,雅芳心里就闹起了别扭:这马小帅是什么意思呀?想分手就直接说嘛,至于玩失踪吗?

  雅芳心里有气,这气一直憋在心里。

  马小帅和吴大爷陪同工程人员正在河滩勘测丈量。河滩上要建新桥的消息,吸引着全村男女老幼像赶集一样纷纷涌向河滩。

  人群呼啦一下围住吴大爷。“老支书,这是要建新桥哇?”

  吴大爷拍了拍马小帅的肩膀:“多亏了建行的马同志,是他说动了建行领导,争取了50万元资金,还联系了施工队,真是帮了咱们大忙了!”

  马小帅看到一张张洋溢着开心和感激的笑脸,心里充满了满足。他看着大家说:“乡亲们,我是建行天香支行的马小帅,大家叫我小马就行了。我受支行领导指派到咱们村工作,了解到这座通往村小学的石桥年久失修成了危桥,严重威胁着孩子们的安全。我向支行领导汇报后,支行领导高度重视,这段时间通过各种渠道争取了50万元资金,准备在这个河滩上架一座新桥,为乡亲们尽点微薄之力。”

  马小帅的一番话获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

  吴大爷双手下压示意大家安静。“乡亲们,建行帮咱们把桥建好,让每家每户的孩子上学不再有危险,可以说是咱们村的恩人,咱们应不应该感谢他们?应不应该支持他们的工作?”

  “老支书,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都听您的。”

  “老支书,我们明天就把钱存到小马同志那里去!”

  “明天让建行的同志到村里来吧,我们大伙都支持!”

  夜,静悄悄的,万籁俱寂,只有远处的犬吠声隐约传来。一阵寒风吹来,卷起路边的落叶,打着旋飞起又远远地抛下。黑色的天幕上,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星,像害羞似的,时隐时现地窥视着人间。清冷的月光,给大地披上了银灰色的纱裙,又好似提前降下的白霜。

  一个多月没有见到雅芳了,马小帅和雅芳之间不知不觉已经亮起了红灯。

  半小时前,雅芳打来电话,约他晚上八点见面,不见不散。

  马小帅骑车狂奔,一颗心早已飞到雅芳身边。马小帅为了早点见到雅芳,一心抄近路,没想到自行车撞到了路边的石墩上,整个人如腾云驾雾般重重摔到了路旁的水沟里。待马小帅挣扎着从水沟里爬出来,全身的衣服已湿透,脚也扭伤了,肿得像发面的馒头。

  马小帅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掏出手机将情况告诉了雅芳。谁知雅芳以为马小帅又在找借口,气得在电话里大吼道:“马小帅,你今天晚上不见面,那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了!”说完,不等马小帅辩解,便挂断了电话。

  马小帅再拨过去,手机发出的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嘿哟!”马小帅只得一瘸一拐的推着自行车向前摸索,等他回到城已是深夜。

  马小帅浑身冰冷,哆嗦着回到宿舍,勉强洗了个热水澡,就倒在床上昏睡过去。等他再次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马小帅艰难地抬起头,想看清楚周围状况,但觉得头痛欲裂,只好放弃了这个努力。

  “哎,别动!”雅芳一脸憔悴,眼睛红肿,好像刚哭过似的。

  “小帅,是我不好……”女孩脸上显出深深的悔意。

  马小帅情意绵绵地望着女孩,内心被一种巨大的幸福填满,顿时觉得这场病生得太值了。

  不知不觉春节踩着欢乐的脚步来到了。

  建行天香支行隆重召开年度十佳员工表彰大会。马小帅作为支行十佳代表发言,紧接着又赶往省行,参加省分行优秀员工表彰庆典。

  省行章行长在表彰会现场特别提到:“……,天香支行马小帅同志创造性的开展了‘有事找小帅’的工作方法,设置小纸盒,收集客户需求,与客户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成为支行乃至全省建行一个响亮的品牌,这充分说明,我们建行是一个最具人文情怀的银行,这也充分说明,我们建行的员工,是最具人文情怀的员工!……让我们携起手来,在新的一年里,把客户当作亲人,把客户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将‘有事找小帅’的小纸盒变成‘有事找建行’的大舞台,让我们尽情挥洒自己的才智和热情!”

  “嘭!”窗外燃起了朵朵礼花,建设银行几个大字在礼花的映衬下更加璀璨、夺目。(建行咸宁分行 丁芳)


 

编辑:liuhuafang

上一篇: 明天
下一篇: 妈妈们的通病

咸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咸宁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咸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咸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咸宁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 【夜景】白天不懂夜的魅,咸宁的夜景美呆了!
    【夜景】白天不懂夜的魅,咸宁的夜景美呆了!
  • 一种菜叶子,能治胃痛、降血压、去结石!扔掉太
    一种菜叶子,能治胃痛、降血压、去结石!扔掉太可惜了……
  • 看完洗衣机“肮脏”的真相,都不敢扔衣服进去了
    看完洗衣机“肮脏”的真相,都不敢扔衣服进去了……
  • 【关注】@所有咸宁人 自然灾害救助资金怎么申领
    【关注】@所有咸宁人 自然灾害救助资金怎么申领,领多少?权威解读来了√
  • 【整治】咸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突出环境问题整治
    【整治】咸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突出环境问题整治,看看进展如何了?

欢迎访问咸宁新闻网,扫描二维码,
下载咸宁日报APP客户端